来自 新乐时时彩登陆网址 2018-07-04 20:06 的文章

在委托人的老娘正拉拉扯扯的时候顾峥就装作不

 这让顾峥很不开心,不开心的就耷拉着个脸,开始朝着委托人记忆中的家园走去。
 
    也难怪这委托人一直摆脱不了赌博的诱惑呢。
 
    他们家住的那个位置,简直就等于拿着一堆红烧肉,放在一个无肉不欢的主的旁边,天天看着还不让吃一般的煎熬。
 
 359 左青龙右白虎,一条虎尾盘中间
 
    因为他们家,就住在襄阳城内,南城根往里的第三条街内。
 
    因为自家小生意和所住的居所,是连在一起的,所以,那第三条街,顾名思义,是一个服务于普通老百姓的商业街。
 
    委托人所处于的这个朝代,是个少见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朝代。
 
    根据顾峥对于委托人的记忆分析,还能够得出,这里的百姓,只要是肯吃苦耐劳一些,总是能找到足够生活和养家的活计的。
 
    因为这里的人,很富足。
 
    从顾峥往家走的这段路上就不难看出,这里的居民们的生活水准是怎么样的。
 
    作为普通百姓,男性的服装基本上只有两种颜色,黑色或者是白色。
 
    无论是做什么营生的男子,基本上都穿着交领或者是圆领的长袍。
 
    这些讲究的百姓,在做工作的时候,会将不方便行动的过长的袍子,往裤腰带上一别,就形成了狂放的短打的打扮。
 
    待到下市回家的时候,再将这些袍子从腰带上放下来,伪装成一个文明人一般的,踱着方步的往家走去。
 
    不但如此,家境但凡是好一些的人,身上的长袍就不仅仅是普通的棉布制作的。
 
    无数种因为各种织造的方法不同,而生产出来的,锦,绢,丝,锻,就被他们给制成了衣服,堂而皇之的穿在了身上。
 
    在这一方面,朝廷虽是有着十分严明的法律法规,去规定了各个阶层的人物,应该是如何的穿戴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朝代中的人,仿佛天生就不怎么畏惧他们的君主一般,是你制定你的法规,我做着我的打扮。
 
    那些穿着的十分内敛的衣袍样式的民众们,却在材料选用上,极尽的炫富。
 
    有些人恨不得用一水的珍珠,做成华丽的披帛,在摇曳生姿的步态中,发出叮叮咚咚的好听的碰撞的声音。
 
    来满足这个年代中的女性,那爱美炫富的天性。
 
    看到这般的场景,顾峥总算是脸色好了一些。
 
    待到他走到了自家大屋的街口的时候,远远的,就看到了委托人他们家的生意摊子。
 
    这个时间,正是宋朝人吃第一顿饭食的饭点。
 
    依照这里人的起居习惯,大概在现代的十点钟左右。
 
    所以,顾峥家开的这间小食铺,是居住在这条街的,懒得自己开火的人家,最为物美价廉的选择了。
 
    生意不差,自然就忙碌许多。
 
    哦,忘了说一句,这铺子基本上就是他的寡母和幼妹,两个人支撑的。
 
    至于顾峥?
 
    心情好了,就和这坊间的泼皮无赖,到处闲逛,刮点油水,吃吃喝喝。
 
    心情不好了,就在家中埋头睡觉,养精蓄锐了,晚上再出去浪荡。
 
    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窝里横。
 
    至于今天为什么一大早,就非要跑到汉水河边上?
 
    还不是听到了城里的醉眠楼中放出来的风声,她们那楼中最出名的妓子,要坐着她恩客送给她的花船,去游河吗?
 
    为了一睹顶级美人的风采,委托人这种的,能不过去凑个热闹?
 
    可惜,热闹没凑成,反倒是把顾峥给特意的招过来了。
 
    摇了摇头的顾峥,现在已经走到了食铺的门口,正在忙活着张罗客人的顾峥娘,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湿漉漉的,仿佛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的顾峥。
 
    这一见顾峥如此的狼狈,他娘嗷的一声,就扑了过来,慌里慌张间,竟是差点踩到了裙子。
 
    “我的儿啊!是怎么搞成这样的?是哪个泼皮害得你?”
 
    “老娘我这就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 
    “肯定就是那隔壁的王老五,又或者是临街的秦癞子,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可是要远着他们一些。”
 
    看着委托人的母亲现在还是如此的鲜活尽头,顾峥被对方这么拽着还真是有些不适应。
 
    这历经了这么多个世界,就没经历过几个正经的父母。
 
    这还是第一次穿到了有着极其深厚的血缘关系,所牵绊的委托人的身上。
 
    与这么亲密的人相处在一起,怎么才能不露馅,才是最大的挑战。
 
    不过片刻的功夫,顾峥就掌握了其中的精髓。
 
    小混混吗,熟练工种,就是自己年少无知时的状态,这个他没问题的。
 
    于是,在委托人的老娘正拉拉扯扯的时候,顾峥就装作不耐烦一般的,将对方在他身上上下查看的手,给打了开来,粗声粗气的说道:“阿娘,你翻个啥子劲儿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这又不是跟人打架了,我就是去汉水上划了一圈,看风景的时候,不小心掉到河里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能有多大的事啊!”
 
    可是当他这话说出来的时候,在他们家食摊上吃饭的邻居,可是笑了出来:“别逗了顾小子,你能这么大早上起来的,就是去看风景?”
 
    “也是,这花娘的风景,它也是风景的一种不是?”
 
    一听邻居这话,顾峥他娘就更担心了,朝着顾峥将眼睛一瞪:“啥花娘?”
 
    而顾峥则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:“啥花娘也没有,这么早花娘还在船上睡着呢。”
 
    “哎,阿娘,我不跟你说了啊,我回屋换身衣服先,这湿湿嗒嗒的还滴水,穿在身上太难受了!”
 
    “哎!”顾娘看到儿子瞬间就跑的影都没了,还不忘记叮嘱一声:“那你换上衣服,就出来吃饭啊!”
 
    “这么早了,晨食肯定是没吃的!有没有想吃的?阿娘给你做!”
 
    往自己的房间中奔着的顾峥,哪里知道宋朝有啥吃的啊。
 
    依照以前朝代的尿性,这个世界能有啥好吃的?